海洋之神590

当前位置: > 海洋之神 > 正文

在葡萄架下 许其正海洋之神590

发布时间:2017-06-02

晚餐,在葡萄架下 许其正

最近有关维吾尔族的新闻频频在大众媒体上出现,令我想起了1999年8月17日在新疆吐鲁蕃维吾尔民族访家那一顿葡萄架下的晚餐。
那年八月,我与大海洋诗社同仁,应中国新文学学会之邀,到内蒙古海拉尔参加该学会举办的年会,会前先到东北哈尔滨、松花江、太阳岛和满州里等地游览;会后,除参加该学会办的内蒙古旅游外,还由该会会长王庆生和秘书长张永健带领,游了新疆的乌鲁木齐、天池和吐鲁蕃等地,然后转从甘肃回返,共十八天,虽则疲累,却觉得很有意义,很高兴。在吐鲁蕃维吾尔民族访家那一顿葡萄架下的晚餐,尤其令我终身难忘。
我们一行,是那年八月四日从小港机场乘坐港龙航空KA435飞机出发的。旅游到吐鲁蕃时已是第十四天了。沿途所有都听王会长他们的部署。怎么转到民族访家的,人生地不熟,只见山山又水水,东西南北我都昏头转向,搞不明白,让他们找的游览车载着走,于近薄暮时分到达那里。
十四天下来,真的已是精疲力尽,但看到那爬满葡萄的葡萄架跟隔邻的大片葡萄园,那晶珠似的葡萄,晓得要在那葡萄架下晚餐,精力为之一振,所有疲累都一扫而光了。
那是一个小聚落。差未几每家都种着葡萄。主人家屋前有一个广场,设了一个台子,隔一个似有似无的?笆就是邻居的葡萄园。那就是晚餐的所在。台子上方是一个葡萄架,比一间厅堂屋顶还大约两倍,爬满葡萄藤。葡萄藤间垂着累累的葡萄。那葡萄一颗颗绿色而透明,有如晶珠。平时很难看到那么多葡萄,这天有幸看到,真太高兴了。我几乎被迷住了。
其实新疆本来就是葡萄的产地,境内到处是葡萄园,有名的以葡萄树组成的葡萄沟就在不远处。
我圆睁着眼,几乎一眼都不离开那些葡萄。眼睛盯着那些葡萄看过去,越看越被迷住,以至被引到隔邻的葡萄园。终于,趁主人在准备晚餐的空挡,我拿了相机,走入那个葡萄园,意图给拍照拍个畅快。哇!葡萄真多。这里的葡萄比主人家的多多了,也大得多美丽得多了。我全神灌注地拍着照,心无旁?。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隐约似乎有人来,隐约听到脚步声,我抬眼一看。糟了!下意识里直觉那是那个葡萄园的主人。
「对不起!这是你的葡萄园吧!种得太多太英俊了。我被迷住了,进来拍照,作纪念。」我有点心慌,怕被疑为?贼,要偷他的葡萄,把我送办,那我就麻烦了。恐怕回台湾会有曲折。
他不吭声,往葡萄架上细细地看,来回地看,然后伸手摘了一串很大串的葡萄,又浑圆又晶亮的,双手捧了过来。
「小意思。送给你。你远道而来。难得!」
喔!我觉得那串葡萄重得几乎捧不起。

双手几乎难以捧起的
心间几乎难以承接的
好重好大的
这一串葡萄!

粉绿的晶珠
每颗都鼓?饱满
泛溢着友谊的芬芳
包裹着友情的琼浆

比翠玉更珍贵的
这一串葡萄
令我捧到手颤
令我接得心动

这是我事后写的一首诗。题名为「一串葡萄」。写的是当场的实情。我真的太感动了。是真的手「几乎难以捧起」,心「几乎难以承接」!
当我回到主人家没多久,晚餐就开始了。在新疆那处所,吃的当然不过羊肉等他们在地的食品。其实吃了些什么,味道如何,并不主要,到现在我也几乎忘得一干二净了;可是至今我难以忘记的是,那种在葡萄架下用餐的独特感觉:有一种野餐之感,有一种轻松之感,有一种诗意之感,迎着微风,让夕阳从葡萄藤的间隙照进来,伴着一起用餐……那种乡间厚味,那种清闲氛围……嗯,多么?意呀!多么无忧无虑呀!能够永远如斯多好!让时间永驻吧!让情景永驻吧!许多不是在农村乡间长大的作家,每每想当然地写农村有这种美妙的诗意的晚餐;其实才不是呢,都是到太阳西下了,当主妇的才回家煮饭,整家人饿得肚子瘪瘪的,大唱空城计,到很晚才有得饭吃,连我这在农村乡间长大的,都直到今蠢才真正享受到这么美好这么诗意的晚餐。
然后,碗盘整理了。接下来的是余兴节目。
真没想到维吾尔族的音乐那么迷人,更没想到他们的跳舞那么优美。他们,有男,有女,年纪最小的看起来好像才是国小不到二年级的孩子,应和着音乐声,款款而舞,印象很深的是那个约是高中年纪的男生,竟能做出像鹅伸缩颈子的动作,而身子挺直不动,到后来竟前来邀我们参加。我是比较接收传统教导的台湾人,通常较拘谨,和我年纪并驾齐驱的也是,起先不敢,后来受我的长女雅静和李玉的长女慎芬参加进去的影响,也加进去了,跳的什么舞,基本就不知道,只求脚步跟对音乐的拍子就好,舞得气喘吁吁,浑然无私,直到很夜了才收场。
本来吐鲁蕃是世界上顶热的地方,可是这热舞跳下来,却没很热的感觉。是心中舒畅造成的吧!
那是我这毕生中很难忘怀的经验。
2017/1大大陆诗杂志